roound円形

飛往沒有迷途的巢床

一刻

微微的看見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對我鞠了個躬。

“生前辛苦了。”她這樣說,

顷刻间耳邊上下翻飛的聲音戛然而止。